首页  |  深大地案例   |  庄林光、洪江腾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二审刑事裁定书

庄林光、洪江腾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二审刑事裁定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粤刑终1236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庄林光,男,1976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洪江腾,男,1971年9月1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建军,男,1977年3月22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福建省东山县,住深圳市宝安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辩护人曾祥明,狗万app进不去_狗万 提款ok_狗万取款放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卓鑫,男,198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陈铭锋,男,1976年9月1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6月1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陈育珊,女,1978年4月23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赖瑞云,男,1985年8月2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陈某。
原审被告人张广福,男,1992年2月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徐冬兰,女,1984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户籍地江西省泰和县,住深圳市宝安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同年8月5日由文锦渡海关缉私分局取保候审,同年12月15日由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黄佳伟,男,1983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许全武,男,1988年8月1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原审被告人陈木斌,男,1983年6月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广东省普宁市,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4年5月2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陈育珊、赖瑞云、陈某、郑卓鑫、张广福、徐冬兰、黄佳伟、许全武、陈木斌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一案,于2016年4月29日作出(2015)深中法少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郑卓鑫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经审阅案卷和上诉材料,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合股组成走私团伙,以香港长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胜公司)名义包税走私,招揽境内硬盘等电子产品货主,将货物从香港经海运至越南再以绕关等方式在中越边境走私入境。被告人陈某根据陈铭锋、庄林光的安排,指挥被告人张广福、郑卓鑫等人,在深圳接收走私货物并把货物运送给深圳货主;同时,陈某负责把部分走私货物从深圳空运给货主。陈铭锋团伙实施走私分为四个时间段。具体如下:
2013年2月至7月,境内货主被告人黄佳伟、许全武等人向香港供货商订购硬盘等电子产品后,以包税方式委托陈铭锋团伙走私入境。陈铭锋团伙成员被告人赖瑞云等人在香港提取货物并编号,庄林光负责联系香港永诚物流公司,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同时,陈铭锋团伙经同案人蒙瑞全将货物交给戴海成走私通关团伙;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以及货物明细清单发给戴海成,由戴海成团伙负责联系越南福顺货代公司,由福顺货代公司提柜至越南河江市。之后戴海成派人到越南点数、取货,随后将货物以绕关方式经云南省麻栗坡县边境238界碑处走私入境并运至昆明,由王忠朝(另案处理)将货物发送至境内货主。期间,张广福、郑卓鑫负责在昆明机场点货。陈铭锋团伙由被告人陈育珊负责记录货物明细、包税费用、各项收支等情况。随后,陈铭锋、戴海成分别将走私通关收支费用明细汇总至蒙瑞全,蒙瑞全负责记账并通过电子邮件分别和陈铭锋、戴海成对账,陈铭锋向戴海成按每个硬盘11元支付走私通关费用并按每公斤3元人民币支付蒙瑞全境内物流费用,戴海成与蒙瑞全按70%、30%分成。经海关核税部门核定,2013年5月至7月,陈铭锋团伙经蒙瑞全与戴海成等人在云南省麻栗坡县以绕关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7103711.48元。
2013年7月底至12月,陈铭锋团伙联系被告人何建军、蒙瑞全,并经何建军联系张华海通关团伙,商定以合股形式(陈铭锋45%、张华海45%、何建军5%、蒙瑞全5%)从广西爱店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陈铭锋负责包税承揽境内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何建军负责联系越南货代公司将货物清关并提柜至越南与广西爱店的边境,张华海团伙负责将货物以绕关等方式走私入境,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蒙瑞全负责境内物流环节。陈铭锋团伙继续以长胜公司的名义向黄佳伟、被告人陈木斌等货主包税承揽货物。赖瑞云等人负责在香港提取货物并编号,庄林光负责联系香港永诚物流公司,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随后,何建军负责联系英军贸易、河成贸易等越南货代公司,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以及境内发货清单发给何建军,何建军再把上述海运提单、装箱单和图片发给越南货代公司,同时把境内发货清单发给蒙瑞全团伙成员石洪普石洪普(另案处理),越南货代公司负责在越南清关并按照何建军的通知将货物提柜至越南凉山省和广西爱店交界的123界碑附近的越南海关监管停车场,何建军再通过短信方式把车牌、货物的柜号、货物箱数以及司机联系电话告诉张华海,张华海负责到越南提货并以绕关等方式走私入境,随后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的物流公司,由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将货物发送给货主。
2014年1月至4月,陈铭锋、何建军将走私通关人更换为王国龙王国龙通关团伙,继续以合股的形式(陈铭锋45%、王国龙王国龙45%、何建军5%、蒙瑞全5%)从广西凭祥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合作方式与上述2013年7月至12月的合作方式一致,陈铭锋负责包税揽货以及香港至越南的海运,何建军负责联系越南货代公司将货物清关并提柜至中越边境,王国龙王国龙团伙负责将货物走私入境并把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蒙瑞全负责境内物流环节。陈铭锋团伙负责包税承揽黄佳伟、陈木斌等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的海运提单、装箱单和货物照片发给何建军,何建军转发给英军贸易、河成贸易等越南货代公司;同时,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把境内发货清单发给何建军和蒙瑞全。越南货代公司负责在越南清关并按何建军的通知将货物提柜至越南凉山省与广西爱店交界的95界碑附近的越南海关监管停车场,何建军再通过短信方式将车牌、货物柜号、货物箱数以及司机联系电话告诉王国龙王国龙,王国龙王国龙负责派人到越南提货并通过绕关等方式走私入境,随后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的物流公司,由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将货物发送给货主。
期间,庄林光负责与何建军核对货物明细、揽货通关费用收支等情况,被告人徐冬兰协助何建军记账并提供个人银行账户给何建军使用;陈铭锋团伙向境内货主收取包税通关费和利润的45%,负责支付海运费及香港操作车费,洪江腾把清关代理费(越南清关费用)、运作费(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走私通关费用)、境内陆运费(蒙瑞全的费用)等成本以及利润的55%通过陈某账户转账给徐冬兰账户,何建军再将有关费用转账支付给越南货代公司、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以及蒙瑞全。经海关核税部门核定,2013年7月底至2014年4月,陈铭锋团伙经何建军与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通关团伙合作,先后在广西爱店、凭祥以绕关等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4298636.29元。
2014年4月至5月,何建军退出陈铭锋团伙后,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继续合作,陈铭锋按每个硬盘12元至12.5元人民币、杂货每公斤20元人民币的包税价格委托蒙瑞全将硬盘等货物从广西东兴边境走私入境,同时按每公斤2.5元人民币支付蒙瑞全境内物流费用。陈铭锋团伙负责包税承揽黄佳伟、陈木斌等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境内发货清单发给蒙瑞全;蒙瑞全指派石敏才石敏才(另案处理)到越南绿林,开柜验货、核对数量,随后由通关团伙将货物经北仑河以绕关方式走私入境并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的物流公司,由石洪普石洪普、石敏才石敏才以及陈铭锋团伙成员郑卓鑫、张广福负责接货,郑卓鑫、张广福等人核对货物数量,最后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把货物发送给货主。经海关核税部门核定,2014年4月至5月,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通关团伙合作,在广西东兴以绕关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0363280元。
经海关核税部门核定,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91765627.77元;被告人何建军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0797911.29元;被告人陈育珊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7103711.48元;被告人赖瑞云、陈某、郑卓鑫、张广福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64661916.29元;被告人徐冬兰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1447623.79元;被告人黄佳伟、许全武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0197367元;被告人陈木斌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9584192元。
上述事实有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侦查实验笔录、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陈育珊、赖瑞云、陈某、郑卓鑫、张广福、徐冬兰、黄佳伟、许全武、陈木斌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入境,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被告人陈某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合伙,组织、指挥、实施涉案向众多货主承揽货物走私入境的犯罪行为;被告人何建军具体组织实施了从越南到广西的通关走私行为;上述四被告人在本案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黄佳伟、许全武受涉案走私货物货主的委托,将货主在香港购买的货物交陈铭锋团伙走私入境,两人不是货主,也未直接参与走私入境环节,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被告人赖瑞云、陈某、郑卓鑫、张广福、陈木斌受雇参与作案,在香港或境内发货、接货,起次要作用;被告人陈育珊、徐冬兰为涉案走私犯罪中的家人陈铭锋、何建军提供财务登记、管理上的帮助,起辅助作用,上述九名被告人是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除被告人洪江腾、陈育珊、黄佳伟、陈木斌外的其他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酌情从轻处罚,其中被告人陈铭锋、何建军还如实供述相关货主的情况,虽不构成立功,但量刑时亦予体现。被告人陈某、徐冬兰归庭审中认罪悔罪,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所在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同时考虑到徐冬兰的家庭状况、陈某犯罪时系未成年人的情节,对该两名被告人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陈铭锋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万元;二、被告人庄林光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万元;三、被告人洪江腾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万元;四、被告人何建军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五、被告人黄佳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六、被告人许全武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七、被告人陈木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八、被告人陈育珊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九、被告人赖瑞云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十、被告人郑卓鑫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十一、被告人张广福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十二、被告人陈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十三、被告人徐冬兰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十四、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电脑、手机等,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上诉人洪江腾上诉提出:1.其没有参与走私,没有与陈铭锋等人合谋走私。2.其对陈铭锋的走私活动不知情。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其无罪。
上诉人何建军上诉提出:1.其没有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1)陈铭锋提起犯意,策划、指挥安排走私路线、方式、走私人员,负责招揽货主,支付相关费用。(2)其只是向陈铭锋团伙介绍相关货代公司和负责走私通关的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等人,并联系货代公司清关将货物运送至陈铭锋团伙指定的地点,再通知通关负责人,在中间传递信息,起辅助作用。2.其并非积极参加者和主要实行者。其没有参与联系走私客户、走私货物入境、运送货物给客户等环节。其是从犯,一审判决认定其是主犯有误,请求改判。
辩护人曾祥明提出:1.对本案定罪没有异议。2.何建军在整个走私犯罪过程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1)何建军对“越南-广西”线并不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①该线的走私的犯意提起者是陈铭锋团伙,不是何建军。②货主的招揽人是陈铭锋团伙,不是何建军。③相关费用由陈铭锋团伙支付,何建军只负责转交。④走私具体组织者是陈铭锋团伙。何建军只是中间介绍人。⑤在此之前,陈铭锋团伙与走私通关团伙已经进行走私活动。何建军不是两个团伙的成员,不可能成为组织者。⑥从陈铭锋团伙仅承诺给何建军5%的利润(至案发实际未支付),可以看出何建军不是组织者。⑦走私的时间节点、路线、方式、人员的安排、境内客户的联系、境内货物的运送等都由陈铭锋团伙策划、指挥。何建军仅负责传递有关信息,起到辅助性的作用。(2)何建军在“越南-广西”线走私过程中并非积极参加者和主要实行者。何建军没有直接参与联系客户、货物走私入境、货物境内运送等走私的主要环节。3.何建军认罪、悔罪,主观恶性较小,是初犯,有酌情从轻处罚情节。4.何建军检举陈铭锋从云南的走私活动,是立功。综上,请求对何建军从轻处罚。
上诉人郑卓鑫上诉提出:1.其对走私不知情。2.指控其偷逃税款数额过大,证据不足。3.其受雇参与本案,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一审量刑偏重,请求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庄林光与原审被告人陈铭锋、洪江腾合股组成走私团伙,以长胜公司名义包税招揽境内货主在香港采购的硬盘等货物,负责从香港走私入境。陈铭锋、庄林光安排原审被告人陈某、张广福、郑卓鑫等人在深圳接收走私货物并将货物送给深圳货主;同时,陈某还负责将部分走私货物从深圳通过空运发送给货主。2013年至2014年间,陈铭锋团伙先后与上诉人何建军、同案人蒙瑞全、张华海、戴海成、王国龙王国龙(均另案处理)等人合作走私,其中陈铭锋团伙负责将货物从香港运到越南交给越南货代公司,越南货代公司清关后将货物运送到中越边境,张华海团伙、戴海成团伙、王国龙王国龙团伙负责以绕关等方式走私货物入境,王忠朝团伙、蒙瑞全团伙负责在广西或云南接收走私货物,再通过空运等方式将货物发送给境内货主或运送到深圳交给陈铭锋团伙。陈铭锋团伙实施走私分为四个时间段。(一)2013年2月至7月,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戴海成合作从云南省麻栗坡县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二)2013年7月底至12月,陈铭锋团伙与何建军、蒙瑞全、张华海合作从广西爱店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三)2014年1月至4月,陈铭锋团伙与何建军、蒙瑞全、王国龙王国龙合作从广西凭祥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四)2014年4月至5月,陈铭锋与蒙瑞全等人合作从广西东兴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具体如下:
(一)2013年2月至7月,原审被告人黄佳伟、许全武等人向香港供货商订购硬盘等货物,以包税方式委托陈铭锋团伙走私入境。陈铭锋、庄林光指派原审被告人赖瑞云等人负责在香港提取货物并编号,庄林光还负责联系香港永诚物流公司,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陈铭锋团伙经蒙瑞全介绍将货物交由戴海成团伙从越南走私入境。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以及货物明细清单发给戴海成,戴海成联系越南福顺货代公司将货物提至越南河江市。戴海成再派人到越南点数、取货,将货物以绕关等方式经云南省麻栗坡县边境238界碑附近走私入境并运至昆明,再交由蒙瑞全联系的王忠朝通过空运等方式发送给货主。期间,张广福、郑卓鑫负责在昆明机场点货。陈铭锋指派原审被告人陈育珊负责记录货物明细、包税费用、各项收支等情况。随后,陈铭锋、戴海成分别将走私通关收支费用明细汇总至蒙瑞全,蒙瑞全通过电子邮件分别和陈铭锋、戴海成对账,陈铭锋向戴海成支付走私通关费用,向蒙瑞全支付境内物流费用。经核定,2013年5月至7月,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戴海成等人从云南省麻栗坡县以绕关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7103711.48元。
(二)2013年7月底至12月,陈铭锋团伙联系上诉人何建军及同案人蒙瑞全,并经何建军联系张华海通关团伙,商定以合股形式(陈铭锋45%、张华海45%、何建军5%、蒙瑞全5%)从广西爱店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陈铭锋负责包税承揽境内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何建军负责联系越南货代公司办理清关,将货物提柜至越南与广西爱店边境,张华海团伙负责以绕关等方式走私货物入境,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蒙瑞全负责境内物流环节。陈铭锋团伙继续以长胜公司的名义向原审被告人黄佳伟、陈木斌等货主包税承揽货物。赖瑞云等人负责在香港提取货物并编号,庄林光负责联系香港永诚物流公司,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庄林光还通过电子邮件将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以及境内发货清单发给何建军。何建军负责联系并将上述海运提单、装箱单和图片发给越南货代公司,同时将境内发货清单发给蒙瑞全团伙成员石洪普石洪普(另案处理)。越南货代公司在越南办理清关后按照何建军的通知将货物提柜至越南凉山省和广西爱店交界的123界碑附近的越南海关监管停车场,何建军再通过短信方式把车牌、货物柜号、货物箱数以及司机联系电话告诉张华海,张华海负责派人去越南提货并以绕关等方式走私入境,随后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团伙,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将货物发送给货主。
(三)因张华海与陈铭锋等人发生利益矛盾,陈铭锋团伙于2013年年底停止与张华海团伙合作,继而找到王国龙王国龙团伙合作走私。2014年1月至4月,陈铭锋团伙与何建军、蒙瑞全、王国龙王国龙等人以合股形式(陈铭锋45%、王国龙王国龙45%、何建军5%、蒙瑞全5%)从广西凭祥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合作方式与上述2013年7月至12月的合作方式基本一致,陈铭锋团伙负责包税揽货以及香港至越南的海运,何建军负责联系越南货代公司办理清关,将货物提柜至中越边境,王国龙王国龙团伙负责以饶关等方式走私货物入境并把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团伙,蒙瑞全团伙负责境内物流环节。陈铭锋团伙继续包税承揽黄佳伟、陈木斌等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的海运提单、装箱单和货物照片发给何建军,何建军转发给英军贸易、河成贸易等越南货代公司。庄林光还通过电子邮件把境内发货清单发给何建军和蒙瑞全。越南货代公司在越南清关后按何建军的通知将货物提柜至越南凉山省与广西爱店边境的95界碑附近的越南海关监管停车场。何建军再通过短信方式将车牌、货物柜号、货物箱数以及司机联系电话告诉王国龙王国龙,王国龙王国龙负责派人到越南提货并通过绕关等方式走私入境,随后将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团伙,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将货物发送给货主。
期间,庄林光负责与何建军核对货物明细、通关费用收支等情况;原审被告人徐冬兰协助何建军记账并提供个人银行账户给何建军使用;陈铭锋团伙向境内货主收取包税费,支付海运费及香港操作车费;洪江腾负责将清关代理费(越南清关费用)、运作费(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走私通关费用)、境内陆运费(蒙瑞全费用)等成本以及利润的55%通过陈某账户转账给徐冬兰账户,何建军再将有关费用转账支付给越南货代公司、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以及蒙瑞全。经核定,2013年7月底至2014年4月,陈铭锋团伙经何建军先后与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通关团伙合作,从广西爱店、凭祥以绕关等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4298636.29元。
(四)因利益矛盾,陈铭锋团伙于2014年3月底停止与何建军合作。2014年4月至5月,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继续合作从广西东兴边境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陈铭锋负责包税承揽黄佳伟、陈木斌等货主的货物并将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海防港,庄林光通过电子邮件将货物海运提单、装箱单、货物照片、境内发货清单发给蒙瑞全;蒙瑞全指派石敏才石敏才(另案处理)到越南绿林,开柜验货、核对数量,随后由通关团伙将货物经北仑河以绕关方式走私入境并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团伙,由石洪普石洪普、石敏才石敏才以及陈铭锋团伙成员郑卓鑫、张广福负责接货,郑卓鑫、张广福等人核对货物数量,石洪普石洪普负责在南宁机场通过空运把货物发送给货主。经海关核税部门核定,2014年4月至5月,陈铭锋团伙与蒙瑞全团伙合作从广西东兴以绕关方式走私硬盘等货物入境,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0363280元。
经核定,上诉人庄林光、洪江腾及原审被告人陈铭锋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91765627.77元;上诉人何建军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0797911.29元;原审被告人陈育珊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7103711.48元;上诉人郑卓鑫及原审被告人赖瑞云、陈某、张广福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64661916.29元;原审被告人徐冬兰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1447623.79元;原审被告人黄佳伟、许全武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0197367元;原审被告人陈木斌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9584192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指定管辖决定书,证实:本案立案侦查情况。
2.各被告人户籍证明,证实:各被告人基本身份状况。
3.查获经过、抓获经过,证实:各被告人的归案经过。
4.网易公司提供的庄林光发给戴海成的海运提单、装柜图片、装箱单、国内发货清单等邮件(云南线、39个柜),证实:相关走私的硬盘等货物的运输情况。
5.庄林光发给何建军的海运提单、装柜图片、装箱单、国内发货清单等邮件(广西线、39个柜),证实:相关走私的硬盘等货物的运输情况。
6.银行交易流水,证实:许全武、陈育珊、何建军、徐冬兰、陈某、黄佳伟、黄皓铭、庄林光、洪汉卫、黄皓嘉、黄连香等人银行账户交易情况。
7.庄林光电脑中提取资料的打印件,证实:上述书证资料来源于庄林光家中的电脑,经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4)74号鉴定文书固定,内容为对账单、货物清单等书证。
8.陈育珊笔记本电脑提取的对账资料打印件、网易公司提供的陈育珊150×××@163.com邮箱邮件,证实:陈育珊笔记本电脑提取的对账资料包括:“6月东应付明细”、“各线利润”、“各股东本金及利润”、“5月收支明细表”、“空运、海运利差明细”、“应收账款明细表”、“应付账款明细表”、“4月份空运、海运收支清单”、“3至5月份总表”。
9.许全武电脑提取的电子数据(对账单)打印件,证实:对账单(嘉伟)、黄建伟短欠明细表等情况。
10.华强北赛格广场10A60档口电脑中提取资料的打印件,证实:内容为QQ44×××95振先科技(黄佳伟)、690791158k.remix(许全武)的聊天记录。
11.陈铭锋手机(130××××1104)提取的短信、微信。
12.洪江腾手机(136××××9618)提取的短信、微信,证实:陈铭锋、庄林光联系洪江腾转账支付徐冬兰、何建军、蒙瑞全、王国龙王国龙等人情况,庄林光联系洪江腾转账给许旭武109615元时,备注包括赔丢货玻璃损坏。
13.徐冬兰手机(136××××5358)提取的短信、微信,证实:有关短信、微信大量涉及对保价格,货物品名、数量、柜号、产地等内容。“高达”与徐冬兰商量对保价格时,并且询问其“上个星期的两批货什么时候到”。此外,涉及长胜公司赖瑞云的联系方式,香港到海防的费用等。
14.黄佳伟手机(150××××9000)提取的短信、微信、提取的照片信息,证实:2013年12月4日至2014年3月10日。QQ邮箱提醒,284×××@QQ.com、447×××@QQ.com有新邮件。
黄佳伟本人照片、振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大门公司名称、同学聚会联系电话(显示其另一号码150××××0022)
许全武向黄佳伟发送的微信,显示文字:冬25(2014年4月9日)、冬20(2014年4月11日)、付冬30(2014年5月13日)、冬20(2014年5月21日)、冬20(2014年5月23日);照片:许全武、黄佳伟账户汇入陈某、王某账户网上转账回执、提取的照片信息等情况。
15.陈铭锋确认的书证资料:
(1)香港永诚贸易公司和庄林光的往来邮件,证实:该公司的仪小姐发给庄林光的费用清单等情况。
(2)庄林光与何建军的对账单、其他费用清单。
(3)庄林光记录的收取货主走私运费的账册,证实:其中“加伟”的记录内容:自2013年10月26日至2014年5月5日,收取运费共计23笔,其中黄佳伟账户汇入陈某账户6笔与记录的时间、金额吻合,其余记录的时间、金额与许全武账户汇入陈某账户时间、金额吻合。
16.何建军确认的书证资料:
(1)网易公司提供何建军(szw×××@126.com、szw×××@126.com)邮箱邮件,证实:上述邮件经何建军确认,何建军向陈铭锋等人发送的对账单、货物清单等资料。
(2)何建军与石洪普石洪普的往来邮件,证实:网易公司提供何建军(sxxxxxzw666@126.com、sxxxxxzw6689xxx@126.com)邮箱邮件,腾讯公司提供石洪普石洪普(4xxxxxxx55546160@qq.com)邮箱邮件。上述邮件经何建军确认,内容为其向石洪普石洪普发送的走私货物国内发货明细表。
(3)何建军发给庄林光的月结单。
17.赖瑞云确认的书证资料:
(1)赖瑞云家中提取的单据,经赖瑞云确认,证实:其在香港仓库记录的收货和发货的情况。
(2)从赖瑞云手机中提取的在香港接收货物的记录照片,经赖瑞云确认,是庄林光让其在香港仓库写的收货记录,赖瑞云将收货记录通过QQ发给庄林光,货物均被提走。
18.郑卓鑫确认的书证资料,从郑卓鑫手机中提取,经郑卓鑫确认,是庄林光发给郑卓鑫(QQ8xxxxxxx53236720)的发货明细表,该明细表用于对从越南走私入境的货物过货时的点数及境内发货。
19.徐冬兰确认的书证资料:
(1)徐冬兰家中扣押的绿色笔记本、何建军手机短信复
印件,经徐冬兰确认,上述笔记本中的记账单是根据何建军给其的单据便条上的内容抄写的资金记录;徐冬兰确认其发给何建军的短信。
(2)何建军与庄林光的对账单,经徐冬兰确认,是何建军与庄林光的月结对账单。
20.许全武确认的书证资料:
(1)腾讯公司提供的庄林光电子邮箱(28471059902xxxxxxxx0@qq.com)与4xxxxxxx47348393@qq.com的对账资料,对账单内容为有“嘉伟”标题。经许全武确认,是庄林光发给其的对账单。
(2)许全武电脑提取的发货、派货表、对账单,经许全武确认,是其制作。
21.庄林光与货主“龙”的对账单、陈庆典交通银行账户交易明细、陈木斌188238436861xxxxxxxxx6手机中庄卓玲账户交易短信提醒内容,证实:侦查人员在庄林光的电脑中发现有大量与货主“龙”的对账单,其中一份十二月的对账单,内容为“日期12月5日,数量4件,单价1900,金额7600”,该账单与陈木斌所使用的“庄卓玲”银行账户于2014年1月8日转入陈庆典账户7600元转账记录相符。
22.蒙瑞全确认的书证资料:
(1)腾讯公司提供陈铭锋电子邮箱(1xxxxxxxx441377579@qq.com)与蒙瑞全电子邮箱(2xxxxxxxx640681585@qq.com)的往来邮件,经蒙瑞全确认,是其与陈铭锋互相发送的对账单。
(2)腾讯公司提供庄林光电子邮箱(barry1314520@yeah.netxxxxxxxxxx0@yeah.net、28471059902xxxxxxxx0@qq.com)与蒙瑞全电子邮箱(2xxxxxxxx640681585@qq.com、8xxxxxx6545189@qq.com)的往来邮件,上述邮件内容包含了货物清单、装箱单、对账单、货柜照片和货物照片等,经蒙瑞全确认,上述邮件是庄林光发给其的,上述货物清单中的货物是其帮陈铭锋、庄林光从南宁机场发往国内的走私货物。
(3)蒙瑞全为陈铭锋团伙在南宁机场发运走私电子产品的情况汇总表,上述情况汇总表显示了货物名称、件数,以及收货地深圳、收货人陈庆典等情况。经蒙瑞全确认,是其为陈铭锋团伙发运走私电子产品的情况汇总表。
(4)郑卓鑫与庄林光的往来邮件,经蒙瑞全确认,庄林光发给郑卓鑫的货物清单与发给其的货物清单是相同的,该货物清单反映的电子产品是2014年2月至2014年5月陈铭锋从越南走私到南宁吴圩机场的货物。
(5)2013年庄林光、何建军、陈铭锋、庄林城、蒙瑞全在云南方向发运电子产品数量总表,该统计表经蒙瑞全确认,是根据其邮箱、手机短信中的货物清单等资料制作的,经其本人与手机短息核对,该统计表与邮件、手机短信内容一致。
23.石洪普石洪普确认的书证资料:
(1)石洪普石洪普接收何建军邮件发空运货物情况汇总表,该统计表经石洪普石洪普确认,与何建军发给其的邮件内容相符,反映了2013年8月份帮何建军发运走私电子产品的情况。
(2)石洪普石洪普与王国龙王国龙短信联系汇总表,内容为王国龙王国龙将车辆号牌发给石洪普石洪普通知收货。
(3)2013年7月至11月陈铭锋、庄林光团伙发运货物情况汇总表,经石洪普石洪普确认,上述汇总表所列为陈铭锋团伙交给海哥走私入境后交给蒙瑞全发空运的电子产品。
(4)网易公司提供何建军(sxxxxxxzw666@126.com、sxxxxzw6689xxxx@126.com)邮箱邮件,腾讯公司提供石洪普石洪普(4xxxxxxx55546160@qq.com)邮箱邮件,经石洪普石洪普确认,上述邮件是何建军发给其的货物清单等资料。
24.陈棠义确认的书证资料:
(1)2014年1月至2月,王国龙王国龙接收陈铭锋、何建军从香港发至越南在凭祥走私入境电子产品统计表。
(2)何建军与陈棠义的往来邮件,邮件内容为交由王国龙王国龙走私的货物清单。
(3)何建军向陈棠义转账的银行记录。
25、李恒李某(货主“猪”成都颐众公司出纳)确认的书证资料、颐众公司采购入库单,经李恒李某确认,上述采购单内容为颐众公司委托长胜公司运输的硬盘。
26.林国亮林某亮(货主“牛”)确认的书证资料:
(1)对账资料,上述书证资料从林国亮林某亮的电脑中提取,经林国亮林某亮确认,是其与香港迪科公司采购订单、对账单,与深圳庄氏揽货团伙的对账资料。
(2)聊天记录,上述书证资料从林国良的电脑中提取,经林国亮林某亮确认,内容为与香港供货商的订货信息,与“一阵风”通过QQ对账的信息。
(3)林国亮林某亮向澳门神州数码公司采购电子产品的销售合同、提货单、付款凭证。
27.魏小兵确认的本人手机通讯录、短信息,显示信息:张广福电话(2012.12.12)、陈庆典(2013.3.25)。
28.腾讯公司提供的447348395@qq.com4xxxxxx5@qq.com邮箱(黄佳伟)的邮件资料,一阵风(庄林光)发送的对账单,标题“嘉伟”。
29.许全武手机提取的照片、微信聊天记录。
30.深圳市振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登记资料。
(二)证人证言
1.证人罗家凤罗某凤(代号“猪”、成都颐众公司副总)的证言:我按照易吕祥的安排,联系长胜公司将我们在香港采购的硬盘等货物通关运输到成都。长胜公司的老板是陈先生,负责业务的是庄先生,我和他们都是通过电话联系。平时我主要和庄先生联系,我会把我们采购硬盘的数量告诉庄先生,由庄先生提货、通关以及运输至成都。我们按月结算运费,我一般通过电话与庄林光对账。2013年中的时候,有一个自称长胜公司陈先生的妹妹(15013847278)打过几次电话给我,都是向我催款,要我快点把拖欠长胜公司的运费打过去。长胜公司的收款账号是“陈庆典”的交通银行账号。
2.证人李恒李某(成都颐众公司采购)的证言:我按照罗家凤罗某凤的采购指示,联系香港供应商订货,然后联系深圳的长胜公司等物流公司。
3.证人李炳华李某华(成都颐众公司出纳)的证言:我负责转账支付货款和运费,运费是转到陈庆典的银行账户。
4.证人邓军邓某(成都颐众公司仓管)的证言:我把仓库中货物的品名、数量、型号、单价等录入财务系统传给李恒李某,交由李恒李某核对。公司采购的硬盘主要是西数和希捷两种。
5.证人林国亮林某亮(代号“牛”,郑州货主)的证言:我委托深圳的庄老板将我在香港订购的硬盘运至国内。庄老板和我联系的QQ号名为“一阵风”,他通过QQ发给我对账单。对账单显示的“牛”代表货是我的。
6.证人王金钊王某钊的证言:我从2014年5月14日开始帮庄林光打工。我应庄林光的要求开两个银行账户给庄林光使用,一个交通银行账户6xxxxxxxxxxxxxxxxxx2222621310006631523,另一个是兴业银行账户6xxxxxxxxxxxxxxxx22909337546984815。我帮庄林光转过十几次钱,全部都是转到蒙总那里。庄林光好像是做硬盘生意的,他从香港发货到越南,再从越南转到广西,之后从广西再运回深圳。
经辨认,王金钊王某钊辨认出庄林光。
7.证人魏晓兵魏某兵的证言:2012年底,庄林光找到我,让我帮他拉货、送货。有货时,庄林光通知我先去载小弟张广福、郑卓鑫等去机场,庄林光开自己的车跟去机场,在机场装货时,庄林光会先去联系联运通发货,有些货要我拉到市内的,庄林光会把货主代号、联系电话、地址发短信给我,让我载小弟去送货。2013年下半年,陈庆典来后,庄林光按照上述流程带了陈庆典几次,之后就由陈庆典联系我拉货、送货。开始是庄林光付运费给我,冬瓜(即陈铭锋)的妹妹(即陈育珊)也付过两次运费给我,第一次是2013年4月初,给了我3月份的运费5千多块现金,第二次是2014年5月份,转账给了我4月份的运费3千多元。2013年7月份,我再打电话找冬瓜的妹妹结算运费时,她说没再管那边的事了,不再帮他们算账了,让我找庄林光。庄林光就叫我找洪哥(即洪江腾)拿运费,并把洪江腾的电话给了我。2013年8月份开始,我都是找洪江腾拿运费。
经辨认,魏晓兵魏某兵辨认出陈庆典、张广福、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陈育珊、赖瑞云、郑卓鑫,“中”的接货小弟许全武、货主“龙”陈木斌、货主“朱姐”的小弟。
8、证人张江潮张某潮的证言:2013年底,许全武让我帮他开车拉货,我主要去宝安区107国道旁边向陈庆典和魏晓兵魏某兵收货,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货物是硬盘,我会把货物送到许全武在华强北的档口赛格广场10A60。
经辨认,张江潮张某潮辨认出许全武、陈庆典、魏晓兵魏某兵。
(三)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另案被告人戴海成的供述:2013年春节前后,我和蒙瑞全商定合作走私,由货主在香港取货后通过海运运到越南海防港,我们再联系越南的代理清关提柜,把货物运到麻栗坡扣林山的交接点,我们组织车辆接货,然后运到麻栗坡县城交货给物流公司。我通知昆明忠朝物流公司的王忠朝派一辆大货车到过货点,把全部货物装到大货车上运到昆明再空运给货主。越南的代理一般组织车和工人把货物运到中越边境238界碑经陆路通道过中方边境的一块空地上,我就安排车去接货,时间一般都是半夜。蒙瑞全负责联系货主及货物走私入境后从云南发货给货主,我负责联系越南代理和安排雇请车辆、人员接货。我主要有两个货主,一个是“小庄”,一个是“冬瓜”(即陈铭锋)。
经辨认,戴海成辨认出陈铭锋。
2.另案被告人苏丽的供述:2013年4月份,我开始给戴海成做翻译。我到云南时才知道戴海成和蒙瑞全合作,帮“冬瓜”、“小庄”等客户从越南接货运输到云南文山,具体地点是在麻栗坡锰洞238号界碑附近。2013年8月前,“冬瓜”和戴海成、蒙瑞全合作,将“冬瓜”(即陈铭锋)的电子产品从越南经麻栗坡锰洞238号界碑附近走私入境。2013年8月之后,“小庄”找戴海成、蒙瑞全带货。“冬瓜”、“小庄”在香港将货物通过海运发至越南海防港,同时将货物的相关信息资料通过邮件发给我和戴海成,货物到越南海防港后,戴海成让我给越南代理公司的老板“阮姐”打电话或者微信,我会问“阮姐”货物柜号、到港等情况,然后转告给戴海成(有时戴海成也自己联系“阮姐”),阮姐将货物提出从海防港运到越南清水天保口岸对面的仓库。我根据戴海成的指示,到越南清水的仓库监督开柜,并对货物清点、拍照,然后把相片通过微信发给“小庄”、戴海成,主要是看货柜内货物有无损坏或者被盗。点好货后,阮姐会安排越南当地人用农用车将这些货物拉到中越边境238界碑处。接着戴海成就会在麻栗坡安排司机到238界碑处接货,接到货后再运到文山麻栗坡盘龙镇的交货点,将货物过货到“小庄”的小舅子“小超”(全名叫王X超)找的大货车上。我于2013年夏天见过郑卓鑫,他当时在云南待了3个月,据说是跟着蒙瑞全干活,我不知道他具体做什么。
经辨认,苏丽辨认出陈铭锋、郑卓鑫。
3.另案被告人蒙瑞全的供述:2013年2月,冬瓜(即陈铭锋)和庄林光找到我,让我帮他们运输走私电子产品,具体是有货从越南那边过来时,庄林光会打电话告诉我货物件数和发运地址,后来主要就是发短信和邮件给石洪普石洪普。庄林光会把石洪普石洪普的电话告诉送货人,送货司机到南宁后会联系石洪普石洪普,石洪普石洪普安排石洪策和送货司机接头,后来送货司机会直接把货物送到我在南宁吴圩机场的仓库,石洪普石洪普和石洪策在仓库接货、点数,然后按照庄林光的指令将货物通过空运发往深圳、广州等地。2014年3月,郑卓鑫来吴圩机场点数、分货和监督,具体是和石洪策一起接货时清点货物件数,并按客户代码“中”、“龙”等将货物分好,同时监督我们发货是否及时,是否有发错货及偷货现象。货物从越南边境经广西走私入境,在南宁通过航空运输发往全国各地实际上是行内公开的秘密,郑卓鑫应该知道货物是走私货物。陈铭锋、庄林光在云南走私硬盘等货物是我介绍的,从2013年3、4月份开始操作,开始是我负责这条线,我找了戴海成负责走私货物在越南方面的开柜、收货及运到云南与越南边界,再由戴海成负责将走私货物在中越边界通过绕关走私方式走私入境,通过陆路运输运到昆明长水机场交给王忠朝和“小白”,王忠朝和“小白”再根据庄林光的指令将走私货物通过航空运输方式发往深圳等地。后因为他们没有履行给我作为中间人的报酬,我就于2013年年底退出了。2013年7、8月份至2013年年底,陈铭锋、庄林光、何建军从凭祥方向通过“阿海”偷运走私电子产品入境,“阿海”用“飞机仔”车队把电子产品运到吴圩机场交给我和石洪普石洪普发运到深圳等地。2014年1、2月的时候,陈铭锋、庄林光的走私货物是从凭祥方向由王国龙王国龙送货过来,从2、3月份开始,陈铭锋的货就交给了陈棠义,由陈棠义从越南将货物通过东兴走私入境,我派了石敏才石敏才到越南负责开柜、清点走私货物,然后这些走私货物再从东兴方向运过来交给我,我就负责在南宁吴圩机场把这些走私货物发往全国各地。
经辨认,蒙瑞全辨认出何建军、庄林光、郑卓鑫、陈铭锋、王国龙王国龙、陈棠义。
4.另案被告人石洪普石洪普的供述:我于2013年5月和蒙瑞全一起工作。我主要负责接货、点货、跟踪货物、管理公司、还有报单。货物是硬盘、内存、IC、相机、玻璃片、烟酒,是从东兴和凭祥那边通过小货车运到南宁的走私货物。我见过“冬瓜”(即陈铭锋)、庄林光、何建军、郑卓鑫、张广福,没见过陈庆典、陈贵修。陈铭锋、庄林光、何建军来南宁都是蒙瑞全接待,谈事情也是和蒙瑞全谈。郑卓鑫、张广福是陈铭锋派来的,在南宁机场负责点货、分货。我QQ里的货物清单是何建军发给我的,用来在机场点货时核对用的。如果庄林光有货发运到深圳或者广州,我会发短信给庄林光的马仔陈庆典,内容包括航班号、航空运单号、件数、重量等信息,陈庆典负责在深圳机场接货、点数。
经辨认,石洪普石洪普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何建军、郑卓鑫、张广福、张华海。
5.另案被告人石洪策的供述:我于2013年5月开始帮石洪普石洪普做事,在南宁机场点数、接货、公路上看路,看看有没有执法单位的车。货物都是电子产品,硬盘、玻璃屏幕、内存条等。接货时看到大部分是桂P、桂F的车牌,都是改装车,把车后座全卸掉用来装货。深圳的“冬瓜”派郑卓鑫和张广福和我一起在南宁机场点数、接货和分货。
经辨认,石洪策辨认出张广福、郑卓鑫。
6.另案被告人石敏才石敏才的供述:我于2014年2月开始为蒙瑞全工作,负责在南宁机场协助石洪策点货,也去越南验货。货物从越南通过绕关走私到广西与越南的边界,再转运到南宁。我没有见过陈铭锋、庄林光,只通过手机和邮件联系。庄林光的货到越南后,庄林光或者陈铭锋会给我发货物清单,我根据清单到越南的绿林核对柜号、货物件数等。庄林光的货从绿林拆柜装船,在北仑河那里偷运到中国,再过货到改装的汽车送到南宁机场我公司仓库。郑卓鑫在南宁机场负责接货、点货、分货和监督。
7.另案被告人周建国的供述:2012年5月左右,我到蒙瑞全的两江货运物流公司上班,蒙瑞全还注册有一家南宁亚森商贸有限公司,我主要负责在南宁吴圩机场以这两个公司的名义收发货物,发给广州、深圳等地。我发运的货物是走私进来的。
8.另案被告人陈棠义的供述:2013年下半年,我通过王国龙王国龙认识了何建军、陈铭锋,当时何建军、陈铭锋到凭祥的目的是找王国龙王国龙帮他们到越南协调有关被扣电子产品的事情。后来他们问是否可以帮他们从凭祥接货送到南宁,王国龙王国龙答应了,王国龙王国龙负责与越南联系,组织人员将货物从越南搬到中国,并安排车辆运到南宁蒙瑞全的物流公司。在这过程中,我叫陈棠安排人员负责在越南对电子产品的开柜点数以及望风开路。电子产品安全运抵深圳后,我开支的费用以及王国龙王国龙开支的费用通过邮件或其他方式报给何建军。
经辨认,陈棠义辨认出陈铭锋、何建军、王国龙王国龙、蒙瑞全、石洪普石洪普。
9.另案被告人易吕祥(成都颐众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供述:2013年初,我认识了长胜公司的负责人陈铭锋,和他合作走私硬盘。陈铭锋手下还有一个庄先生。罗家凤罗某凤一般都和庄先生联系。每个硬盘的通关运输费为18-20元,为全包价,低于正常报关进口的价格。
经辨认,易吕祥辨认出陈铭锋。
10.另案被告人庄林城的供述:陈育珊是陈铭锋的妹妹。我叫陈铭锋帮我进硬盘后,陈铭锋叫我直接跟陈育珊对账。我收到硬盘后,上的,没有问题后我会直接把款项打进陈铭锋提供的陈庆典的交通银行账号,每个月对一次账。我和陈育珊的对账是在2013年的6月开始到2013年年底。2013年6、7月,我委托给陈铭锋的硬盘等货物是从云南走私进来的,2013年8月至年底不清楚是从什么地方走私的。蒙瑞全和戴海成是云南线走私的通关人。
经辨认,庄林城辨认出陈育珊。
11.原审被告人陈铭锋的供述:1997年,我因犯抢夺罪被普宁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1998年底刑满释放;2005年,我因吸毒被劳教2年。2011年9月,我在香港观塘兴业街美心大厦十楼开办了长胜贸易有限公司(未注册)。庭审供述(长胜公司开始有几个股东,庄林光占20%股份,我占40%,洪江腾占40%。我负责找客户,洪江腾负责管钱,庄林光负责对账)赖瑞云2013年初到公司,负责香港那边收货,发货的主管。郑卓鑫和张广福也都是13年初进公司的,陈庆典是2013年9月份或10月份进公司的,负责接货、送货。郑卓鑫2013年3月过来负责收货、送货。张广福比郑卓鑫晚来两个月,负责收货、送货。2012年年底,蒙瑞全打电话给我说他在云南那边有一条路可以走货,想叫我一起去看一看能不能做,我就去云南麻栗坡看,蒙瑞全叫了戴海成、苏丽一起到麻栗坡村边的一个招待所认识了一下,我去看他们帮其他客户走了两个柜的货物,之后就回深圳。2013年3月6、7号左右,我和庄林光的弟弟庄林城,还有一个没参与走私生意的朋友一起开车去麻栗坡,我们直接约了戴海成和苏丽谈具体走货的事情,谈好我从香港发货到越南,之后由戴海成组织人从越南海防港把货提出来清关,再由他们组织人从越南省河江省与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边境那边绕关运进来,之后也是由他们找泥头车和货车将货负责送到昆明机场的忠朝物流。我支付戴海成和苏丽的运费是,每个硬盘11元,其他杂货每公斤20元,我们还约好货物有丢失的话,硬盘每个赔300元赔,其他杂货按每公斤20元运费的15倍赔偿。商定好后我就向货主揽货,深圳这边的货主有黄佳伟,阿陈,老孙,还有成都的老义,广州的小戴。这些货主自己在香港订好货后将货交给我在香港租的仓库,我们负责在香港装柜发到越南,再由戴海成、苏丽去提货并将货物通过绕关运到麻栗坡并运到昆明机场交给忠朝物流。我再通过忠朝物流航空快运给客户,我和客户约定每个硬盘15至24元的运费,其中大部分是16、17元,运费的不同主要是根据和客户约定的赔偿多少而定,比如赔偿是250元一个的运费就是15元,赔偿是600元一个的运费就是24元一个。这种模式我们做到2013年7月份,之后因我和戴海成在运费上有一些矛盾,我就不和他做了。正好当时我认识了何建军,他原来也是和我一样在深圳揽货给戴海成走的,我问他有没有其他的线路可以走货,他说有,从广西爱店那边可以走,走货的的人叫张华海。我就让何建军找张华海谈运费的事情,他们谈好后告诉我,张华海、何建军和我以合股的形式合作,张华海要45%利润,何建军要10%利润,然后剩下我自己45%利润,我觉得行,2013年8月开始和张华海做,做到11月。11月,我们有两柜货空运到越南被越南扣了,张华海没有处理好这件事,还说他只是帮忙的,就被扣了好久的货。之后我就和何建军谈再找其他人走货,然后就找了王国龙王国龙,商量好还是按照何建军10%利润,王国龙王国龙按45%利润,我45%利润分。我们只和王国龙王国龙合作了三个小柜的货,之后我又将货全交给蒙瑞全走了,一直到5月份我们出事。张华海的房子是在广西爱甸和越南谅山省的边境线上,他们就组织人从他家边上的边境线走货。王国龙王国龙从凭祥的边境线绕关走进来的,具体走哪里我没有过问。蒙瑞全是从东兴北仑河那里横渡过来的。我给蒙瑞全走货,开始一个硬盘12元,后来一个硬盘12.5元。
我负责打电话给香港货运代理公司的“仪小姐”,再由庄林光负责制作装柜清单发给“仪小姐”,海运都是订到越南的船舱。货物主要是硬盘。我们用陈庆典的两个账户收取运费,账户由我使用和操作。2013年8月份开始使用陈庆典的账户的,之前是用陈育珊的账户。庄林光在公司负责和香港的赖瑞云对数,赖瑞云每天在香港收到货后会写一份收货清单,然后拍照通过微信发给庄林光,庄林光负责统计这些货是否够一个柜,够了的话有时他就自己向香港永城贸易公司定货柜,之后也是由他制作公司的利润表,并负责向客户收款、对账。郑卓鑫和张广福开始到公司只是做一些杂活,2013年5月初,因为云南线总是丢货,我就派郑卓鑫和张广福到云南监督点货,郑卓鑫到麻栗坡和戴海成的工人住在一起,监督从泥头车过货到货车的地点点货,张广福是在昆明机场点货。后来广西线只派郑卓鑫一个人在南宁机场附近点货和分货。庄林光负责跟单、做账和对账,具体是香港赖瑞云通过手机发送给他收货清单,庄林光收到清单后统计是否够一个柜,如果够一个柜就和香港永城贸易的“阿仪”定柜,有时也会打我电话叫我跟“阿仪”定柜,之后由“阿仪”派人到香港长胜公司装柜,之后发海运到越南海防港给戴海成他们指定的代理,苏丽会和越南的代理联系去提货清关,并将货物送到文山麻栗坡和越南边境地带,戴海成和苏丽在组织人员将货物绕关走私到麻栗坡。货物到麻栗坡后,需要从当地泥头车过货到大货车,我派郑卓鑫到那个过货点去监督点货,郑卓鑫会把货物丢失情况报给我或者庄林光,如果货物没有丢失,就把数量报给我派到昆明机场忠朝物流那里接点货的张广福。我收取的运费包括香港到越南运费,越南走私到昆明的费用。境内航空费由客户自己出。深圳的客户是通过老乡认识的,深圳以外的客户是通过香港供货商介绍的。
2013年8月份至11月份,我和张华海、何建军合作期间做了16条20尺的小柜,2条40尺的高柜。之后和王国龙王国龙合作,只做了3个柜。2月份我之后又和蒙瑞全合作,硬盘12-12.5元每个;杂货每公斤20元,如果整条柜都是杂货的话就给20万元给蒙瑞全,对保150万元,这样一直做到出事。我和蒙瑞全合作期间做了17个柜,其中13个20尺的小柜,4个40尺的高柜,共向蒙瑞全支付过400-500万元的运费。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和蒙瑞全都是通过蒙瑞全的两江物流将货物发给国内客户。郑卓鑫2014年3月到南宁机场点货、发货,因为蒙瑞全帮我走私期间会将货物弄失,我就派他去点货。张广福是2014年4月3日到4月10日在南宁机场点过货,之后又回深圳了。我和戴海成之间涉及通关费用的对账是由庄林光和苏丽完成的,涉及货物丢失的对数是庄林光和戴海成完成的。我和张华海之间,涉及通关费用的对账是由庄林光和徐冬兰完成的,涉及货物丢失的对数是庄林光和何建军完成的。我和王国龙王国龙之间涉及通关费用的对账是由庄林光和徐冬兰完成的,涉及货物丢失的对数是庄林光和何建军完成的。我和蒙瑞全之间,是庄林光和蒙瑞全两人在对账。和国内货主的费用都是我谈的。
客户有深圳的许全武、深圳的老孙、成都的老义,还有就是供应商介绍过来的客户,我记不住有哪些。我与客户商定的价格有两部分,一是包税费用,硬盘包税费用15-24元每个,其他杂货1公斤25元。二是对保金,硬盘包税费用是15元的,对保金250元,包税费用每加1元,对保金增加50元,其他杂货是包税费用的15倍。客户编码是庄林光和赖瑞云制定的,“中”代表深圳的许全武、“猪”代表成都的老义,“孙”代表深圳的老孙。国内客户委托我走私入境的货物都是在香港提货的,并且都已经入境。我最大的货主是黄佳伟,代号“中”,许全武只是黄佳伟的马仔。之前没如实说,是因为黄佳伟还欠我200万走私运费,我想保护他,他能出去还钱给我。代号为“龙”的货主是庄童忆,陈木斌只是帮庄童忆打工的。我们用现金方式或银行转账方式收取货主运费,大部分是用银行转账收取,用陈庆典的交通银行账户收取,该账号是由洪江腾保管使用。这个银行账号有资金进出时,银行短信会发到洪江腾手机上,洪江腾会通知庄林光,由庄林光负责记账。(侦查人员出示庄林光处查获的绿色封面笔记本),这是庄林光记录的笔记本,记的是我们收取货主走私运费的记录,本子上的“加伟”、“广州林”、“朱小姐”等都是走私货物的货主。
我们刚做走私时,公司一共四个股东,分别是洪江腾占30%股份,陈少斌占30%股份,庄林光占16%股份,我占24%股份。洪江腾负责管钱及做账,庄林光负责联系香港收货、标记、装柜和发货,陈少斌负责揽货,我们所走私的货物中标记“山”的就是他揽的货,我负责联系货主。我们经云南走私开始,股份就是这样的。2013年3月份,开始做走私之前,我、洪江腾、陈少斌、庄林光一起在洪江腾的酒楼商量如何合作走私的事,当时就谈好这样的股份情况。2013年7月之前是由我这边负责管钱和管账,后来陈少斌要求我把帐交出来,之后就由洪江腾负责管钱和账。2013年3月份,开始做走私之前,我、洪江腾、庄林光和陈少斌就在洪江腾的酒楼商量如果走私的事,当时就谈好了股份情况。2013年7月之前,我负责管钱和管账,还负责联系货主,后来陈少斌提出把账交给洪江腾,之后就由洪江腾负责管钱和账。后来陈少斌退股了。洪江腾、陈少斌和庄林光都认识蒙瑞全、何建军等人,都清楚货物是如何走私入境的。开始经云南走私时,洪江腾是和我一起去找戴海成、蒙瑞全商谈的。
经辨认,陈铭锋辨认出庄林光、洪江腾、陈育珊、赖瑞云、陈庆典、郑卓鑫、张广福、黄佳伟。
12.上诉人庄林光的供述:2013年年底,陈铭锋叫我帮忙在香港订货柜运硬盘到越南,还给我香港联系人“阿仪”的电话。货主在香港订了货之后,陈铭锋就让我联系“阿仪”订柜。香港的供货商会将硬盘等货物送到陈铭锋在香港的仓库,或者由赖瑞云到供货商处提货。赖瑞云收到货物后,“阿仪”会派人来仓库提货。赖瑞云会通过QQ发送“货物清单”(货物的品名、数量等)给我,我会将“货物清单”发给“阿仪”,“阿仪”会将货柜号、货物照片、海运提单、开船日期、到港日期等资料发送到我的电子邮箱。之后陈铭锋会要求我将“阿仪”发来的邮件资料发给广西的蒙先生。硬盘等货物到深圳后,如果是深圳客户的货,就由陈庆典直接将货送过去,如果是内地,就交给一个叫“石头”的人通过快递发出去。电子邮箱bxxxxxxxxxxarry1314520@yeah和QQ号码28471059902xxxxxxxx0是去年年底陈铭锋给我使用的。陈铭锋的公司是长胜公司,我负责处理单证、跟单;赖瑞云在香港收货;陈庆典在深圳给境内货主送货;王金钊王某钊负责帮助陈铭锋转账。货主代号是陈铭锋交代给我的,有些是陈铭锋直接交待给赖瑞云的。“猪”是成都货主的代号;“林”是广州货主的代号;“牛”是郑州货主的代号;“龙”、“中”是深圳货主的代号。我不清楚货主的名字以及记不清送货地址、电话。郑卓鑫、张广福都是陈铭锋安排工作,具体情况不清楚。客户“中”是深圳一个姓许的男子,其他客户我没见过。
经辨认,庄林光辨认出陈铭锋、洪江腾、赖瑞云、陈庆典、郑卓鑫、张广福、许全武。
13.上诉人洪江腾的供述:我借60万元给陈铭锋,借80万元给“阿光”(即庄林光)。陈铭锋是做电子产品生意的,我不知道庄林光做什么生意,我和他们两人只有借贷关系上的来往。我于2013年9月认识何建军的,是陈铭锋介绍的。2012年初陈铭锋介绍我认识“蒙总”(即蒙瑞全)。陈铭锋还介绍认识陈庆典。“戴哥”(即戴海成)是2012年10月份在海南经朋友介绍认识的。我和何建军、蒙瑞全、戴海成没有生意往来。我陆续借给陈铭锋142万元,他已经归还了我这些资金(包括利息)。陈铭锋借钱都是转账到陈庆典交行的账户上。我认识黄佳伟。不清楚他是做什么的,我没有借钱给他。
经辨认,洪江腾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陈庆典、何建军、黄佳伟、蒙瑞全、戴海成。
14.原审被告人陈育珊的供述:我的手机号码是15013847278,该手机号码注册的邮箱(1xxxxxxxxx5013847278@163.com)不是我的。陈铭锋是我哥,陈庆典是我嫂子的亲戚,2013年夏天我帮他在农行和交行各开了一个账户,教他在银行柜台如何转账,然后把银行卡交给他了。我不清楚陈庆典有无帮陈铭锋做事。庄林光是陈铭锋的朋友。我和庄林光有没有邮件往来,也没有使用过陈庆典的银行账户。没有帮哥哥处理过财务。我不知道我使用的手机号码1xxxxxxxxx5013847278注册了1xxxxxxxxx5013847278@163.com这个邮箱。在我住处搜查出的两台笔记本电脑都是我在用,但是我电脑中的对账资料不是我制作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清楚“各线利润”“6月东应付明细”、“4月份空运、海运收支清单”、“3至5月份总表”、“空运、海运利差明细”、“应收应付汇总”、“5月收支明细表”等等的含义。这电脑是我在陈铭锋那里买的。
经辨认笔录,陈育珊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陈庆典。
15.原审被告人赖瑞云的供述:我从2013年6月开始在长胜公司打工,负责点货、收货、发货。庄林光找的我,我听说长胜公司有两三个老板,我只知道庄林光。长胜公司主要是做大小硬盘、IC、相机、U盘、电脑内存条、液晶屏等电子产品生意。从香港供货商那里拿货后,装柜发货到越南,然后再派给货主。因为老板要偷税漏税,从那边入境比较方便,所以就从那边走私进来。郑卓鑫是2013年8月来公司的,张广福比我先来公司,陈庆典是和我一起来公司的。我们轮流去香港,大家都在香港仓库里面干活,有货就大家一起做。我负责在香港安排大家收货、理货、发货,包括给箱子做记号。陈庆典负责在深圳收货和发货给货主。张广福有时在香港帮我收货理货,有时在深圳帮陈庆典派货、送货给货主。我收到货后,根据庄林光的安排在包装上写上记号,例如“中”、“林”、“广”、“东”、“鸡”、“虎”、“牛”、“朱”等,再登记好品名、数量,拍照后通过QQ发给庄林光。上述代号只有庄林光知道代表哪个货主。我每月工资4500元,张广福是4000元。一般月头时,庄林光以现金形式给我,我回宿舍发给大家。2013年6月,我刚到公司,庄林光说我有港澳通行证就把我安排在香港仓库负责接货、保管及交司机拖走。郑卓鑫、张广福轮流到香港来帮忙,陈庆典偶尔也到香港帮忙,平时他们都在内地接货。我在香港接收货物时,会用手机拍下收货记录发给庄林光,我现在知道这些货物是经越南走私到广西再运到深圳。我不清楚货物是如何走私进来的,庄林光也没跟我说过。
经辨认,赖瑞云辨认出庄林光、陈庆典、郑卓鑫、张广福。
16.原审被告人陈庆典的供述:2013年5月,庄林光让我到我表舅陈铭锋的长胜公司帮忙,陈铭锋给我工资每个月3500元,工作地点是深圳机场联运通物流公司。长胜公司的老板是陈铭锋和洪哥(即洪江腾),长胜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帮许全武(代号“中”)、陈木斌(代号“龙”)等货主把在香港订购的硬盘等电子产品运到境内交给货主。陈铭锋、洪哥不具体负责业务,如果公司缺钱的话就找他们要;庄林光负责记账和联系客户;陈育珊负责公司财务一直到2013年9月;赖瑞云负责在香港提货、装箱、装柜;郑卓鑫负责在广西监督装货;我和张广福负责在深圳机场接货并把货送到货主手上。据我所知,货物从香港发到广西南宁,再由那边的发货人“石头”(男,具体情况不详)把货物空运到深圳,然后就由我和张广福、司机魏晓兵魏某兵一起到机场接货。庄林光通过QQ(一阵风:28471059902xxxxxxxx0)把发货清单发到我手机(QQ:2xxxxxxxx509121634),货物清单上有货主的代号“中”(许全武)、“龙”(陈木斌)、“鸡”、“牛”、“猪”等,还有相应的货物品名、包装箱的序号、数量,我根据代号向货主送货。许全武的送货地址是在联运通,许全武会去联运通提货;陈木斌的送货地址是深圳富华小学停车场。我的交通银行卡交由庄林光使用,用来收取货主的运费和支付其他费用。工资是庄林光经赖瑞云发现金给我。我知道自己参与了走私。我是去年年底听赖瑞云说我们做的是走私,抓到会被判刑的。长胜公司是做运输的,运输电子产品,从广西南宁到深圳。我去年去过香港的长胜公司,赖瑞云叫我去帮忙给那些电子产品做记号、打包,写上货主的代号。香港公司的货物是从香港发到广西南宁的,我不清楚货物是从香港发到越南的。
经辨认,陈庆典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陈育珊、赖瑞云、郑卓鑫、张广福、魏晓兵魏某兵、许全武、陈木斌。
17.上诉人郑卓鑫的供述:2013年8月,我经亲戚介绍帮陈铭锋打工,开始在深圳机场搬运一些电子产品,负责人是叫来武列(音)。2014年4月,陈铭锋发现有少货的情况,就让我到广西吴圩机场负责对货物进行清点和发货。蒙瑞全是陈铭锋的主要供货商,陈铭锋的货都是给蒙瑞全做的,我会把点货的情况报告给陈铭锋和蒙瑞全。蒙瑞全的雅森公司在机场的负责人是石洪策和石洪普石洪普。具体操作就是有些司机从东兴和凭祥偷运电子产品来南宁,货物来之后石洪策就通知我去点数,点完之后,就按照陈铭锋发的清单发货。我听司机说,这些电子产品是国外生产的,从越南通过东兴和凭祥偷运到中国的。陈铭锋走私的方式是在香港组织货源,然后通过海运将这些货从香港运去越南,然后由蒙瑞全安排将这些货物从越南走私到广西,货物走私入境后再送往南宁机场,通过航运方式将货物发往全国各地的客户。我帮陈铭锋走私分了两个阶段,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我被陈铭峰安排在深圳机场附近搬货。第二阶段是2014年4月至今,陈铭锋安排我去了南宁,在南宁吴圩机场附近的雅森物流公司里负责点货和搬货。刚开始在深圳时,我不知道这些货是从哪里来的,后来被安排去了南宁后,我才知道这些货是从越南走私到广西,然后再航空运输至深圳。陈铭锋是老板;阿光(庄林光)负责通过QQ将发货清单发给我,清单上有客户代码,硬盘数量,件数,发货到地址等信息;赖瑞云负责在香港装货,然后通过海运到越南;陈庆典和张广福负责点货、搬货。我去过香港仓库,但是是去买东西的,在香港时我会住在我们位于香港粉岭的仓库,在仓库里我看到有与我们在深圳和南宁搬货时一样的纸箱,里面都是硬盘,纸箱外面写着“中”、“羊”、“鸡”、“龙”等字,这些标记都是赖瑞云安排人写的,我在香港时也帮手写过。陈庆典和张广福也曾去过香港仓库并在纸箱上写过客户代号。我在深圳工作时不知道深圳收的货物是如何走私入境的,后来到了香港仓库看到与深圳机场搬运货物包装相同的纸箱,才知道货物是从香港过来的,但不知如何走私入境。再后来去了南宁,在南宁机场看到同样的货物,才知道香港的货物不是直接走私到深圳,而是经越南从广西走私入境,再运到南宁通过航空运输到郑州、广州、深圳等地的。我在深圳机场搬货时偶尔根据陈庆典的指令送货给货主。我一共去过两次南宁,第一次是2014年3月,陈铭锋叫我去那边搬货及点数。我于2013年6月左右开始帮陈铭锋做事,开始在深圳机场搬运货物及对货物进行分类,期间,我有时还被庄林光派到香港帮忙,在香港仓库看货,也帮手在货物纸箱上写客户代码。2013年7月份,陈铭锋让我去了云南,大概呆了两个月左右又回到深圳,主要是去云南文山老街那里点货。我去云南是跟张广福一起去的,王忠朝接的我们,张广福留在昆明机场王总那边工作。蒙瑞全安排我到文山老街点货,点货的同时当地的搬运工会把货物从货车上过货到另一辆货车,清点完之后我就发信息告诉庄林光货物的数量,货物被运往昆明长水机场王忠朝那边通过空运发往深圳等地。我没有去过越南和云南的边界。
经辨认,郑卓鑫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赖瑞云、陈庆典、张广福、蒙瑞全。
18.原审被告人张广福的供述:我于2012年底开始帮陈庆典接货、送货、搬货。在陈庆典的带领下坐魏晓兵魏某兵开的粤B8LM18车到深圳机场接货,提货地点有两个,鹤州的深航货运和福永的南航货运,货物都是有外包装的,上面有标签显示是从南宁过来的,还有“龙”、“中”、“刘”、“东”标识的。我不清楚标示的具体意思。“中”的货物送到联通物流或者快运通公司;“龙”的送到福华新村地下车库;“刘”的送到西丽一工厂,“东”的送到华强北天虹附近靠近深南路一停车场。一起做事的还有赖瑞云,他负责在香港接送货,以及另外两个新来的。我还去南宁机场工作二十几天,卸货,以及到香港工作过十几次,主要是卸货、理货,在外包装上注明上述标识。我知道在香港的货物是运到了广西,最后运到深圳,因为我在广西、深圳工作时看到了同样标记的货物。我不清楚货物如何从香港运到广西。我在香港受赖瑞云指挥。我认识“光哥”(即庄林光),我去香港办理港澳通行证垫付的300元钱就是找庄林光报销的,还有几次签证也是找他要的钱。我在深圳工作时受陈庆典指挥,有时到香港时就受赖瑞云指挥,2014年3月份到南宁受“大石头”、“小石头”(石洪策)指挥。我一开始在深圳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搬运的货物是走私货物,认为只是搬普通货物,但后来到香港后按赖瑞云的指示在纸箱上做标记,然后在南宁工作时也是搬运这些写有标记的纸箱,我便渐渐觉得这些货物是从香港经南宁再运到深圳的。在南宁搬运时因为好奇,也曾跟当地的搬运工聊过货物来源,他们说这些货物都是从香港运到越南,然后从越南经广西边境走私入境,再通过汽车运到南宁。但具体是怎么走私进来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在深圳时,送货是陈庆典安排的。陈庆典发给我的工资是庄林光给他的,所以庄林光才是老板。我听赖瑞云说过,还有一个叫冬瓜的老板,但是我没见过他。
经辨认,张广福辨认出庄林光、赖瑞云、陈庆典、魏晓兵魏某兵、蒙瑞全、石洪策。
19.上诉人何建军的供述:2013年7月,我认识“冬哥”(即陈铭锋),陈铭锋是长胜公司的老板,另外两个老板是庄林光和洪江腾。陈铭锋希望通过我和广西爱店的走私头目张华海联系,让张华海把陈铭锋的硬盘等货物从越南走私入境。大家约定由我负责和越南货运代理商联系,张华海负责在越南和爱店的边境接货并把货物从越南走私入境,按陈铭锋45%、张华海45%、我10%进行利润分成。南宁两江物流负责人蒙瑞全负责在南宁接收走私货物并把货物空运至全国各地,后来我就把其中5%的利润分给了蒙瑞全。合作事情谈妥后,我们从2013年7月开始实施走私,具体流程是:每次有硬盘等货物从香港运到越南海防港的时候,庄林光就会通过他的电子邮箱barry1314520@yeah.netxxxxxxxxxx0@yeah.net、28471059902xxxxxxxx0@qq.com把货物的海运提单、装箱单和货物照片发到我的电子邮箱sz-w6689-wxxxx@126.com、sz-wxxxxxx666@126.com。我再把上述海运提单、装箱单和图片发给英军贸易、河成贸易等越南货代公司,由这些公司通过保税转关的方式在越南清关,然后我就通知越南那边把货物拉到越南谅山省和广西爱店交界的123号界碑附近的一个固定停车场,我再通过短信方式把车牌、货物的柜号、具体数量以及司机联系电话等告诉张华海,由张华海负责派人到越南那边提货,然后通过绕关或是水客带货的方式把货物分散走私入境,并把货物拉到广西南宁,交给南宁的两江物流公司。同时,庄林光会通过电子邮箱把国内发货清单发给我和蒙瑞全,由蒙瑞全那边负责把走私货物从南宁发往全国各地。后来由于陈铭锋和张华海在利润分成上出现矛盾,我们和张华海的合作到2013年12月就结束了。2014年1月开始,陈铭锋让我和广西凭祥的走私头目王国龙王国龙联系,我和王国龙王国龙联系上后,我就和陈铭锋与王国龙王国龙谈妥了合作事情。具体合作方式是陈铭锋负责承揽国内货主的硬盘等货物并把货物从香港海运到越南海防港,我负责联系越南货代将货物清关并提柜至云南和广西凭祥的边境95号界碑附近的停车场。我将中越边境的越南车号、柜号以及越南司机手机号通过手机信息发给王国龙王国龙,上述信息是越南英军贸易、河成贸易的翻译“阿燕”发给我的。王国龙王国龙团伙负责将货物通过绕关、水客带货的方式从越南走私入境并把货物运至广西南宁交给蒙瑞全,由蒙瑞全负责境内物流环节。2014年3月中旬,因为账目和利益矛盾,我就退出了,不再与陈铭锋、王国龙王国龙合作了。陈铭锋就找到蒙瑞全,由蒙瑞全负责联系通关人,从广西绿林走私货物入境。我和陈铭锋合作,费用是月结的,由庄林光负责记账,我也会做一部分账,我和庄林光通过月结单以及每票货物的情况进行对账。在月结单中,冬哥是指陈铭锋,何生就是我,海哥指张华海,包税费用扣减掉海运费及香港操作车费、清关代理费、运作费(二哥费用)、国内陆运费等成本后就是我们得到的利润。陈铭锋利润占45%,负责支付海运费及香港操作车费,同时把清关代理费(越南的清关操作费用)、运作费(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广西通关费用,王国龙王国龙方面还包括二哥费用。二哥费用用于买通边境的各执法部门)、国内陆运费(两江物流蒙瑞全的费用)等成本转账给我,我使用的是我老婆徐冬兰的交通银行账号62226213100028867416*****************1,然后我再通过我老婆的账号把这些费用成本转账给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蒙瑞全等人。我还会把货物对保明细发给王国龙王国龙(邮箱2501172214@qq.com),对保价格:硬盘每个300元,最低250元。我上面说的对保明细清单就是陈铭锋把硬盘等货物交给王国龙王国龙通关运输,如果货物出现了丢失,就按照相应的对保金额进行赔偿,陈铭锋会和国内货主协商好货物的对保价格,像硬盘,一般的对保价格是每个300元人民币,据我所知最低的对保价格是每个硬盘250元人民币,再把对保明细告知我和王国龙王国龙。在和张华海合作的时候,没有具体的对保明细,对保价格是陈铭锋说了算,一般包税价格是15元人民币的,就按250元人民币去赔。陈铭锋、庄林光的货在香港的费用包括海运费由他们自己支付。货物到越南防城港后付给越南英军贸易公司的费用,由我负责转,用我老婆徐冬兰的银行账号通过网上银行操作把运费转过去,上述费用包括在越南海防港的进口报关费用、转到保税仓的转口费以及把货物运输到中越边境的费用。电子邮箱barry1314520@yeah.netxxxxxxxxxx0@yeah.net、2847105990@qq.co2xxxxxxxx0@qq.comm是长胜公司的邮箱,都是庄林光在用。我使用的电子邮箱是sz_w6689@126.comxxxxxx9@126.com、sz_w666@126.comxxxxxx6@126.com这两个,sz_w6689@126.comxxxxxx9@126.com这个电子邮箱一直都是我在使用,sz_w666@126.comxxxxxx6@126.com这个邮箱我和我老婆徐冬兰都有用过。我听陈铭锋说他和庄林光、洪江腾是公司的老板,洪江腾负责转钱给我,陈铭锋说有时候他不在,要钱直接找洪江腾。我打过几次电话给洪江腾让他转钱,洪江腾让我找陈铭锋先确认。陈铭锋负责联系货主以及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等通关走私人,庄林光负责记账以及发送海运提单、装箱单、国内发货清单、对账单等邮件,洪江腾负责向客户收钱。货物代号“中”“龙”“牛”“广”“猪”等指的是境内相应的客户,这些代号具体是指哪个客户我就不清楚了。我在2013年底参加陈铭锋公司的聚会,在那里跟他们最大的货主“中”(即黄佳伟)见过一面,但他的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我没有参与陈铭锋在云南的走私,据我所知,云南方面走私通关的人是戴海成。2013年2月至7月,戴海成与蒙瑞全合股后,又与陈铭锋合作,开辟了云南省麻栗坡的走私线路。陈育珊负责记录云南走私的账目,在广西走私的时候陈育珊就没有参与了。2013年7月底,我和陈铭锋、洪江腾、庄林光在深圳皇岗村的皇福酒楼喝茶,洪江腾提到陈育珊在离开前把走私的账转给他,但是账上只剩下3000元,洪对此很不满意。那时我就知道陈育珊之前帮陈铭锋他们做账和管钱,后来我们走广西线就是洪江腾管钱,庄林光负责做账。
经辨认,何建军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黄佳伟、蒙瑞全、张华海、王国龙王国龙。
20.原审被告人徐冬兰的供述:何建军和庄林光、陈铭锋是2013年开始合作做生意的,陈铭锋、庄林光把硬盘等电子产品从香港运至越南,再从越南经广西走私入境,何建军负责联系越南的货运代理以及广西的通关人,何建军占10%的利润。何建军主要和庄林光联系,庄林光会通过邮件把货物的海运提单、装箱单发给何建军。2013年我只是知道何建军在帮陈铭锋走私硬盘,当时我并没参与,何建军拿我的交通银行卡使用。2014年1月份开始,何建军不方便收发邮件的时候,我会帮忙使用何建军的邮箱收发邮件,主要就是接收庄林光发过来的海运提单、装箱单,再把上述单证发给越南的英军贸易货运代理公司,我另外还会把货物的柜号通过短信发给何建军。2014年3月,我帮过何建军和庄林光一起对账,对账内容是他们走私硬盘等货物的月结单,我当时帮何建军核对了2013年8月份至2014年2月的部分月结单。这些月结单记录的是陈铭锋、庄林光、何建军他们走私硬盘等货物的收入利润明细,香港海运费用、香港操作车费及其他费用是指货物从香港海运至越南的费用,清关代理费是指越南的清关操作费用,运作费是指广西的走私通关费用,国内路运费用是指蒙瑞全那边的物流费用,总收入就是指陈铭锋包税收取的总费用。在我家查获的笔记本里面的内容是我写的,写的是我老公何建军做物流生意的来往账目。我只知道何建军帮陈铭锋走货,具体怎么走我不清楚。走货的意思是帮陈铭锋走私,但具体怎么操作我不清楚。跟何建军一起做走私的有蒙瑞全、陈铭锋和光哥。笔记本记录的账目是我老公何建军与陈铭锋、蒙总、光哥他们做走私生意的账目往来,之前是我根据我老公记的小纸条整理后抄上去以便记账,后来有钱转出时,我就根据我老公的指示在本子上记录。我的银行账号6xxxxxxxxxxxxxxxxx222621310002886741的交易明细都是我老公做生意的资金往来,每次转进转出,都会有手机短信提示,我会知道账户的变动。我知道何建军在帮陈铭锋、庄林光走私,但是我不知道具体走私什么货物,我只是帮何建军在绿色笔记本上记一些跟走私生意有关的账目。我手机里的短信息和QQ聊天记录不是我发的,应该是我老公发的。
经辨认,徐冬兰辨认出何建军、蒙瑞全。
21.原审被告人黄佳伟的供述:我于2004年开始在华强北赛格广场租柜台卖电子产品,2008年之后我就没有干了,我投资二三百万元和朋友庄锡鹏投资注册了深圳市振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华强北赛格广场10A60铺位是许全武的,许全武以前在我卖电子产品时给我打过工,后来我注册成立担保公司后还让他帮我转过帐,是我公司借给朋友的钱。我认识庄林光,庄林光有时向我借钱,我会按月收3至4个点的利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生意往来。我认识“瓜哥”(即陈铭锋),陈铭锋也找我借过钱,他让我将钱转给陈庆典的交行账户。庄林光借的钱也是转到陈庆典的交行账户,我不清楚陈庆典、庄林光、陈铭锋之间什么关系。黄皓铭是我老婆的弟弟,我用过他的卡来转账。2014年1月24日转账到陈庆典交通银行账户的1388410元,是陈铭锋找我借的。我的手机号码150xxxxxxx14039000。我被扣押的手机是从二手市场买的,从2013年6月开始使用至今,没有给过别人,我不清楚自己手机QQ软件登录名为何是4xxxxxxx47348395。我不清楚庄林光邮箱给447348395@qq.com4xxxxxx5@qq.com发的对账单是什么意思。我没有QQ号以及电子邮箱。我的私家车是奥德赛粤B04W82、以及金杯面包车粤BR2771。手机里的微信是我在用,至于微信的绑定邮箱为什么是4xxxxxx47348395@qq.com,我不知道。
经辨认,黄佳伟辨认出陈铭锋、庄林光、许全武。
22.原审被告人许全武的供述:我是做走私硬盘生意的,没有注册公司,办公场所是赛格广场10A60。我只有一名开车司机张江潮张某潮。开的车是粤BRQ771。我在境内揽货,货主在香港定好货物,然后就会将香港提货地址告诉我,我把提货地址告诉庄林光,然后庄林光团伙会将货物从香港走私到内地,其中一部分深圳的货主由庄林光团伙的陈庆典和魏晓兵魏某兵在深圳机场接货以后送货给我,另外一部分深圳以外的客户是直接由庄林光团伙由昆明空运到客户手中。我不清楚如何走私的。庄林光发货给客户后会将航班号和货单、件数、重量通过信息发送给我。我给庄林光的带货费每个硬盘15-16元,是通过我银行账号转给陈庆典的,偶尔几次是转给陈育珊的。对保价格每个200-300元。庄林光团伙有庄林光、陈庆典、魏晓兵魏某兵。我是在107国道和西乡大道交界的路边接货的,接货后我先拿回华强北10A60,然后通知客户来华强北拿货。我向客户收取的费用是每个硬盘加2-3元,与客户的对保也是200-300元每个。我的客户有深圳的杨林真杨某真、南京的孙凤珍孙某珍。我和庄林光确定的对保价格一般是货主要求保多少就保多少,我会把货主要求保多少钱告诉庄林光,庄林光确认后就会把运费确定下来。对保价格一般在人民币300元人民币,也有最低150元和200多元的。对保价格在人民币200元到300元人民币的,庄林光就把运费定在人民币15元到15.5元之间,我就告诉客户运费在人民币16元到17元之间。我和庄林光一般一个月结算一次运费。跟庄林光对好数后我将运费打到交通银行陈庆典的账号上。黄佳伟开了一家公司,叫深圳市振先电子有限公司,我当时在他那里打工,我自己出来做以后,由于黄佳伟不懂转账那些,叫我帮他做一些银行转账,他每个月给我人民币4000多元。海关搜查时在我住所扣了一台台式电脑,在赛格广场10A60扣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台式电脑,上述三台电脑都是我在使用。电脑里发现的资料是我制作的收货、派货和运费表,有些是庄林光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我的对账表。庄林光每个月会把对账单发到我的电子邮箱690791158,我根据自己制作的收货、派货和运费表和庄林光进行对账。庄林光给我代号是“中”,我以前在黄佳伟手下做过,所以庄林光又给我取了代号“嘉伟”。电子邮箱447348395是在赛格广场10A60的台式电脑里面的,我也有使用过。
经辨认,许全武辨认出庄林光、陈庆典、魏晓兵魏某兵。
23.原审被告人陈木斌的供述:我在华强北帮人送货、收运费。我没有做过和电脑硬盘有关的生意。我不认识我微信里的叫“庆典”的人。我不认识庄卓玲、陈庆典、庄林光。我没有帮客户从香港将电脑硬盘委托他人入境。
(四)鉴定意见
1.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深圳有限公司检验证书4份,证明:庄林光住处搜查的台式电脑内存条共计865个,产地台湾,全新;庄林光住处搜查的台式电脑硬盘55个,产地泰国、中国,全新;赖瑞云住处搜查的数码相机10部,品牌NIKON,全新;陈木斌住处搜查的旧台式电脑硬盘1187个,产地泰国,成新率6-7成;何建军办公室查获的闪存存储芯片550663粒,产地不详,全新。
2.深圳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文书5份
(1)(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4)74号,从陈育珊的笔记本电脑、庄林光的台式电脑、许全武的2台台式电脑中提取了文件,完整数据文件刻录在“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4)74号”CD-R光盘中。
(2)(深)关(缉)鉴(文检)字(2014)27号,鉴定结果为:封面印有“NOTEBOOK”字样的笔记本四本,与封面印有“OFFICEDIARY”字样的软皮笔记本中书写笔迹与庄林光书写笔记的样本反映了同一人的书写习惯,即上述笔记本中的内容为庄林光所记。
(3)(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3号,从徐冬兰持有的3个U盘中提取和恢复了文件,完整数据文件刻录在“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3号”CD-R光盘中。
(4)(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4号,从郑卓鑫、徐冬兰、何建军、陈育珊、黄佳伟、黄皓嘉的手机中提取和恢复了通讯录、短信、通话记录、QQ聊天记录和微信记录、彩信等文件,完整数据文件刻录在“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4号”CD-R光盘中。
(5)(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2号,从许全武、庄林光、陈育珊、徐冬兰、黄佳伟的电脑硬盘中提取和恢复了文件,完整数据文件刻录在“深关缉鉴(电子物证)字(2015)42号”CD-R光盘中。
3.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司法会计中心统计情况说明、文锦渡海关缉私分局委托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司法会计中心对涉案单证进行统计。统计结果如下:
2013年5月至2013年7月
(1)将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硬盘合计数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中日期、柜号、硬盘合计数相同的货物,按货主清单中货主名进行分类后、再按货物品名进行分类汇总,货主清单中所列示的货主有10名,硬盘数量合计有33,170pcs,根据收支明细表中硬盘对保单价计算出的硬盘对保金额为9,951,000.00;硬盘外的其他货物数量合计有1,453,496pcs。各货主按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2)将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硬盘合计数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中日期、柜号、硬盘合计数相同的货物,按货主清单中货物品名进行分类汇总,货主清单中的货物有56个品种,硬盘数量合计有33,170pcs,根据收支明细表中硬盘对保单价计算出的硬盘对保金额为9,951,000.00;硬盘外的其他货物数量合计有1,453,496pcs,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3)将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相对应的,但硬盘合计数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硬盘合计数不一致的货物(因两种资料计量单位不一致或是货主清单的资料模糊无法统计),按货主清单中货主名进行分类后、再按货物品名进行分类,货主清单中所列示的货主有26名,另有货物无货主,货物数量合计有3,789,186pcs,各货主按货物明细分类、汇总。
(4)将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相对应的,但硬盘合计数与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硬盘合计数不一致的货物(因两种资料计量单位不一致或是货主清单的资料模糊无法统计),按货主清单中货物品名进行分类有267个品种货物,货物数量合计有3,789,186pcs,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5)将只有货主清单、无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的货物,根据货主清单按货主名进行分类后、再按货物品名进行分类,货主清单中所列示的货主有29名,疑为硬盘的货物合计有234,535pcs,疑为硬盘外的其他产品数量合计有5,607,404pcs,各货主按货物明细分类、汇总。
(6)将只有货主清单、无月结单(或收支明细表)的货物,根据货主清单按货物品名进行分类,货主清单中所列示的货物种类有403种,疑为硬盘的货物合计有234,535pcs,疑为硬盘外的其他产品数量合计有5,607,404pcs,各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7)根据5月、6月收支明细表中“运费单价、赔率”计算出的货物对保金额(扣除“全保、电子杂、硅料”货物),按收支明细表是否能与货主清单对应,分为:①收支明细表中日期、柜号、硬盘数量合计与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硬盘数量合计相同的货物,对保金额为9,951,000.00;②收支明细表中日期、柜号与货主清单中日期、柜号相同,硬盘数量合计与货主清单中硬盘数量合计不同的货物,对保金额为79,572,150.50;③只有收支明细表,无货主清单的货物,对保金额为9,462,063.00。
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
(1)按是否有对保(应收)单进行分类如下:
①有对保(应收)单的货物:[注:A、这部分货物的装柜清单中的重量与海运提单、对保(应收)单中的重量相同,且装柜清单中的件数与货主清单、对保(应收)单中的件数相同。B、当以上资料有差异时,以对保(应收)单来进行统计;当对保(应收)单与月结单有差异时,以月结单来进行统计。
根据对保(应收)单中的客户、品名进行分类,其货物数量以个数计量的有206,897pcs、以公斤计量的有5,179kg,应收运费合计为3,403,847.00,对保金额合计为65,855,825.00。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②无对保(应收)单的货物:
根据货主清单中的货主名、货物品名进行分类。由于货主清单中货物计量有以个数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以重量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只是以件数计量等,在如此计量的情况下,简单加总合计个数为840,358.3pcs(注:因个别资料中的货物未分个数和重量,统计时无法区分是个数或重量,全部计入个数中,所以个数有小数点)、件数36,861Ctns、重量11,070.20kg。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③无“对保(应收)”单、无货主名的货物件数有3,399ctns,重量29,003kg,运费合计348,713.00。
④无“对保(应收)”单的杂货(是指整提单的货物无电子产品,全部为其他货物;不包括既有电子产品,又含有其他货物的提单)件数有1,667Ctns,重量17,571kg,运费合计250,000.00,对保金额合计1,000,000.00。
(2)按货主清单、装箱单邮件的收件人不同进行分类
①收件人为“何”、并有应收(对保)单的货物,根据对保(应收)单中的客户、品名进行分类,其货物数量以个数计量的有206,897个、以公斤计量的有5,179kg,运费合计3,403,847.00,对保金额合计65,855,825.00。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②收件人为“何”、且无“应收(对保)单”的货物,根据货主清单中的货主名、货物品名进行分类。由于货主清单中货物计量有以个数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以重量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只是以件数计量等。在如此计量的情况下,简单加总合计个数有756,243pcs,件数33,010Ctns,重量11,070.2kg。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③收件人为“何”的杂货件数有1,667Ctns,17,571kg,运费合计250,000.00,对保金额合计1,000,000.00。
④收件人为“meng”的货物、无“对保(应收)单”资料,根据货主清单中的货主名、货物品名进行分类。由于货主清单中货物计量有以个数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以重量计量的同时又以件数计量,或只是以件数计量等。如此计量的情况下,简单加总合计货物个数84,115.3pcs,件数7,250Ctns,重量29,003kg。货物明细进行分类、汇总。
郑卓鑫发货清单货物情况
郑卓鑫发货清单经与赖瑞云香港发货清单按日期、货主、货物名、数量、件数等进行匹配后,根据郑卓鑫国内发货清单中所列示的货主、货物名进行分类汇总,2014年4月2日至5月23日(资料中未列示年份)郑卓鑫国内发货清单中所列示货物有79,703kg、1,851,202pcs。
4、深圳海关涉嫌偷逃税款计核证明10份,证实:
(深关计税字(14-06)04573号)涉案电脑硬盘等9项共计偷逃税款人民币1144,7623.79元。广西线之一A
(深关计税字(14-06)04574号)涉案电脑硬盘1项偷逃税款人民币2935,0287.5元。广西线之一B
(深关计税字(14-06)045745号)涉案电脑硬盘1项偷逃税款人民币350,0725元。广西线之二
(深关计税字(14-06)04576号)涉案电脑硬盘等4项偷逃税款人民币2348,6154.5元。黄佳伟、许全武1
(深关计税字(14-06)04578号)涉案电脑硬盘等2项偷逃税款人民币672,2369.5元。龙-陈木斌1
(深关计税字(14-06)04583号)涉案电脑硬盘等3项偷逃税款人民币543,1143.55元。云南线之一
(深关计税字(14-10)08503号)涉案电脑硬盘等3项偷逃税款人民币2167,2567.93元。云南线扩线
(深关计税字(14-10)08335号)涉案电脑硬盘1项偷逃税款人民币2036,3280元。广西线之三
(深关计税字(14-10)08518号)涉案电脑硬盘等3项偷逃税款人民币1671,1212.5元。货主“中”扩线
(深关计税字(14-10)08523号)涉案电脑硬盘1项偷逃税款人民币286,1822.5元。货主“龙”扩线
5、深圳海关的计税说明,证实:
云南线:根据被告人的供述和确认的相关账单,查明2013年5月,陈铭锋、庄林光团伙经云南偷运走私进口电脑硬盘98496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30111800元人民币;移动硬盘1278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150200元人民币;液晶显示屏972公斤,对保价为510300元人民币。
广西线之一: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陈铭锋、何建军团伙经广西边境走私入境电脑硬盘893456个,其中202861个电脑硬盘,相关账单显示对保价为每个250元至600元人民币,共计人民币62203900元。此外,被告人明确记录对保价的货物还有:CPU353个,对保价35300元人民币;IC1097公斤,对保价877600元人民币;液晶显示屏1164公斤,对保价482775元人民币;储存器成品配件611个,对保价21600元人民币;读卡器140个,对保价7000元人民币;红酒2932瓶,对保价717600元人民币;主板2446公斤,对保价1190050元人民币;音箱424公斤,对保价320000元人民币。在该段时间内,另有690595个电脑硬盘在账单内未直接记录对保价,经多名被告人供认,这部分电脑硬盘的对保价也是250元至600元人民币之间,按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以最低的对保价250元计,该690595个电脑硬盘的对保价共172648750元人民币。
广西线之二:2014年2月至2014年4月,陈铭锋、蒙瑞全团伙经广西边境走私入境电脑硬盘82370个,经多名被告人供认其对保价最低为250元人民币,按有利于被告人原则,以每个走私硬盘对保价250元计,上述82370个电脑硬盘对保价共20592500元人民币。
黄佳伟:2013年4月至2014年4月,黄佳伟、许全武货主团伙(代号“中”)通过陈铭锋团伙从云南、广西边境走私电脑硬盘入境。2013年5月经云南走私入境的电脑硬盘51810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5543000元人民币;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经广西偷运入境硬盘67217个,账单记录对保价为32000元人民币。另有409655个硬盘账单内未直接记录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409655个硬盘对保价共计102413750元人民币。
陈木斌: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陈木斌货主团伙(代号“龙”)通过陈铭锋团伙从广西偷运入境电脑硬盘24922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7476600元人民币。另有128267个硬盘账单内未直接记录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128267个硬盘对保价共计32066750元人民币。
广西线之三(扩线):2014年4月至5月,陈铭锋、蒙瑞全团伙经广西边境走私入境电脑硬盘479136个,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479136个电脑硬盘对保价共计119784000元人民币。
云南线扩线:2013年5月至2013年7月,陈铭锋、庄林光团伙从云南边境走私电脑硬盘入境,在初步计核偷逃税款的基础上,现又查明该团伙经云南走私的其余货物情况。其中包括,电脑硬盘142351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44414800元人民币;二极管149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37250元人民币;CPU5000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2367140元人民币;液晶显示屏7438.5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3208810.5元人民币;内存109.5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98550元人民币;手机21950台,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5487500元人民币;主板152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36800元人民币;IC148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53920元人民币;液晶显示屏3228.6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554183元人民币;电脑硬盘24380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7494000元人民币;闪存49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50960元人民币;主板209公斤,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209000元人民币。另有234535个硬盘账单内未直接记录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234535个硬盘对保价共计58633750元人民币。
黄佳伟扩线:查明黄佳伟、许全武在2013年5月至6月,经云南偷运走私进口电脑硬盘113370个,其中51810个已进行偷逃税款计核,扩线部分为电脑硬盘61560个,账单记录对保价共计18468000元人民币。另有126560个硬盘账单未直接记录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126560个硬盘对保价共计31640000元人民币。
2014年3月至5月经广西走私进口硬盘192773个,账单内未直接记录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192773个硬盘对保价共计48193250元人民币。
陈木斌扩线:2014年3月至5月,陈木斌通过陈铭锋团伙从广西边境偷运走私入境电脑硬盘67337个,账单内未显示对保价,根据被告人供述,每个硬盘最低对保价为250元,以此计算,该67337个硬盘对保价共计16834250元人民币。
各被告人涉嫌偷逃的税额共计:
被告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合计91765627.77元人民币;
陈育珊:合计27103711.48元人民币;
陈庆典、郑卓鑫、张广福、赖瑞云:合计64661916.29元人民币;
何建军:合计40797911.29元人民币;
徐冬兰:11447623.79元人民币;
黄佳伟、徐全武:合计40197367元人民币;
陈木斌:合计9584192元人民币。
(五)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搜查笔录、扣押决定及清单,证实涉案物品的扣押情况。
上诉人庄林光上诉提出:1.长胜公司的控制人是陈铭锋和洪江腾。公司资金由陈铭锋、洪江腾出资,其没有出资。其的股份是陈铭锋作为激励给的。2.其一直听从陈铭锋的安排和指挥,没有任何决策权,处于被支配的地位。3.其股份比例远比洪江腾低,刑期却比洪江腾高,原审判决不公正。4.其向侦查机关举报他人犯罪线索。
对于上诉人庄林光提出其是从犯,原判量刑过重的意见,经查,1.关于主从犯问题。(1)陈铭锋供述庄林光是长胜公司股东之一,庄林光负责联系香港收货、标记、装柜和发货,做账和对账。(2)蒙瑞全供述陈铭锋和庄林光让其帮他们运输走私电子产品。(3)赖瑞云供述其听说长胜公司有几个老板,庄林光是其中一个。其根据庄林光的安排在货物包装上写记号,登记品名、数量。庄林光负责以现金形式发工资给其,其再转发给大家。(4)陈庆典供述庄林光让其到陈铭锋的长胜公司帮忙,庄林光负责记账和联系境内客户。(5)何建军供述长胜公司老板有三个人,分别是陈铭锋、庄林光、洪哥,庄林光负责记账以及发送海运提单、装箱单、境内发货清单、对账单等邮件。(6)许全武供述庄林光告诉其走私硬盘等货物的价格等费用,其和庄林光对账。(7)庄林光供认其占长胜公司20%的股份,负责跟单等工作。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实庄林光是长胜公司股东,参与组织走私活动,在共同走私犯罪中并非起次要或辅助作用,不是从犯。2.关于检举问题。庄林光检举的线索没有查证属实,不构成立功。3.关于量刑问题。庄林光走私偷逃应缴税款数额特别巨大。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原判对其量刑适当。综上,上诉人庄林光提出的上诉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洪江腾提出没有参与走私的上诉意见,经查,1.陈铭锋供述洪江腾是长胜公司的股东之一,负责管钱和做账。2.何建军供述洪江腾是长胜公司的老板之一。2013年7月,其和陈铭锋、洪江腾、庄林光在深圳皇岗村的皇福酒楼喝茶时,洪江腾提到陈育珊在离开前把走私的账转给他,但是账上只剩下3000元,洪江腾对此很不满意。后来洪江腾就负责管钱。3.洪江腾手机的短信、微信证实陈铭锋、庄林光联系洪江腾转账给徐冬兰、何建军、蒙瑞全、王国龙王国龙等人,并且庄林光在通知洪江腾转账给许旭武109615元时,备注赔丢货及玻璃损坏。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实洪江腾与陈铭锋等人共同组织走私的事实。洪江腾提出没有参与走私的上诉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何建军及辩护人提出何建军不是主犯,原判量刑过重等上诉、辩护意见,经查,1.陈铭锋供述通过何建军联系上走私通关人张华海,然后三方合伙走私,其中何建军占10%的利润。其跟张华海停止合作后,何建军又找到王国龙王国龙代替张华海合伙走私,何建军也占10%的利润。2.何建军供述陈铭锋希望通过其和广西爱店的走私头目张华海联系,让张华海将陈铭锋的货物从越南走私入境。其和陈铭锋约定合作走私,其负责和越南货运代理商联系,张华海负责在越南和爱店的边境接货并把货物从越南走私入境,按陈铭锋45%、张华海45%、何建军10%进行利润分成。由于蒙瑞全负责在南宁接收走私货物并把货物空运至全国各地,后来其把5%的利润分给蒙瑞全。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何建军在本案共同犯罪中起重要作用,并非起次要或辅助作用,是主犯。3.立案决定书等书证证实侦查机关案发前已经掌握陈铭锋等人从云南、广西等地走私犯罪线索,负责云南线通关的戴海成于2014年5月26日在云南被当地海关抓获。何建军亦于同日被抓。因此,何建军归案后供述陈铭锋从云南走私犯罪的情况不构成立功。4.根据何建军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原判对其量刑适当。综上,上诉人何建军的上诉意见及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郑卓鑫提出的上诉意见,经查,1.关于郑卓鑫对走私是否知情问题。(1)陈铭锋供述郑卓鑫在长胜公司负责收货和送货,后其安排郑卓鑫到云南和广西监督点货,防止货物丢失。(2)郑卓鑫曾供述陈铭锋的货物是从香港走私入境的。刚开始在深圳时,其不知道这些货是从哪里来的,后来被安排去了南宁后,其才知道这些货是从越南走私到广西,然后再航空运输至深圳。(3)郑卓鑫确认的书证资料,从郑卓鑫手机中提取,经郑卓鑫确认,是庄林光发给郑卓鑫(QQ8xxxxxxx53236720)的发货明细表,该明细表用于对从越南走私入境的货物过货时的点数及境内发货。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实郑卓鑫对走私知情。2.关于走私数额问题。郑卓鑫参与走私的数额有相关书证、被告人供述和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认定的依据充分。3.关于量刑问题。原判已经认定郑卓鑫是从犯,并予以减轻处罚。根据郑卓鑫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原判对其量刑适当。综上,上诉人郑卓鑫提出的上诉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郑卓鑫、原审被告人陈铭锋、赖瑞云、陈育珊、陈某、张广福、徐冬兰、黄佳伟、许全武、陈木斌逃避海关监管,走私货物入境,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在本案中,上诉人庄林光、洪江腾与原审被告人陈铭锋合伙,共同组织向货主揽货然后走私入境;上诉人何建军与陈铭锋等人合作,参与组织他人实施从越南走私入境的行为;陈铭锋、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均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上诉人郑卓鑫、原审被告人赖瑞云、陈某、张广福、陈木斌受雇参与走私犯罪,黄佳伟、许全武帮助有关货主将货物交给陈铭锋团伙走私入境,原审被告人陈育珊、徐冬兰为亲属提供记账等方面的帮助,上述九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陈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从轻处罚。上诉人何建军、原审被告人陈铭锋、陈某、赖瑞云、张广福等人认罪态度较好,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陈某、徐冬兰能认罪悔罪,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对其二人判处有期徒刑时宣告缓刑。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庄林光、洪江腾、何建军、郑卓鑫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均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傅曜天
审判员  吴铁城
审判员  邓敏波

 

二〇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蓝世荣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一百五十三条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上一页

刘军与狗万app进不去_狗万 提款ok_狗万取款放心委托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下一页

安庆市炜业矿业有限公司与湖南悦禧置业有限公司、夏逸楠等保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